1. <wbr id="pfaxp"></wbr>
      <video id="pfaxp"></video>
      <center id="pfaxp"><form id="pfaxp"><th id="pfaxp"></th></form></center>
      <video id="pfaxp"></video>

      1. <nav id="pfaxp"><listing id="pfaxp"></listing></nav>

        1. 您好!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
          學院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礦業學院> 學院動態
          中國礦業大學學生失蹤14天后校外溺亡 死因成謎
          發布人:人民網    瀏覽:   發布時間: 2014-03-18   稿件來源:人民網

            3月13下午,張富興李昌貴夫婦在中國礦業大學南湖校區周邊苦苦找尋了14天以后,等來的卻是21歲的兒子張譽坤溺亡的消息。當第一眼看到躺在殯儀館里那具已被湖水浸泡得面目全非的遺體的時候,這對來自云南曲靖富源縣的農民夫婦強撐了14天的身體和精神瞬間崩潰了。

            “2011年,是我親手把他送進中國礦業大學校門的,萬萬沒想到,今天我又要親手再把他捧回去。”16日下午,面對記者的采訪,張譽坤的父親張富興這位44歲的農家漢子哭得像個孩子。

            凌晨2點離開宿舍,14天后小南湖內找到遺體

            3月2日,網上一條“尋人啟事”引起了網友關注,中國礦業大學南湖校區化工學院的大三學生張譽坤晨跑時失蹤,且手機、校園卡、錢包及其他一切證件都沒拿,羽絨服也沒穿,只穿了身運動裝,背了一個雙肩包。

            網友在網上發布這個消息的時候,張譽坤實際上已“失聯”三天了。學校提供的宿舍監控錄像顯示,2014年2月28日凌晨2點11分05秒,張譽坤出現在學校宿舍A——7F東走廊的監控畫面中,身穿運動裝,在宿舍門口整理了下雙肩包,然后將包背在了身后,又用雙手在后面托了下,感覺很沉的樣子。2點12分05秒,張譽坤從該畫面中消失。

            另一個監控畫面顯示,2點16分35秒,張譽坤出現在礦業大學南湖校區的北門口處,2點16分40秒,張譽坤走出校門向東走去。這也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個模糊背影。

            3月1日早上8點左右,遠在云南曲靖富源縣的張譽坤父親張富興接到了礦大打來的電話;10點,張富興電話報警;下午3點左右,正在南京上學同為大三學生的姐姐張婭第一個趕到徐州礦大;3月2日上午11點左右,張富興李昌貴夫婦從云南趕到學校,開始了他們為期14天的尋子之路。

            3月13日下午6點左右,張富興夫婦接到當地警方的通知,張譽坤的遺體在小南湖里被找到;15日下午4點30分左右,張富興李昌貴夫婦在冰冷的殯儀館里,看到了已經面目全非了的張譽坤的遺體。

            “我的兒子躺在冰柜里,兩條胳膊上套著鐵環,兩條腿上綁著沙袋,這些都是他平時訓練時必帶的東西。”張富興說兒子從小體質較弱,為了讓他有一個強壯的身體,他要求兒子訓練時能自我加壓,負重鍛煉。

            警方調查結論:排除他殺可能

            為了尋找張譽坤,張家在徐州的親人把所有能想到的結果都想到了,就是沒想到他會在校外溺亡。“我們找遍了學校周邊所有的角落,在他平時跑步的線路上不知道搜尋了多少遍,希望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父親張富興用沙啞得幾乎聽不清楚的聲音一遍一遍地重復著他們努力找尋的經過。

            張譽坤母親李昌貴告訴記者,她們想到了幾乎所有的后果,甚至包括“懷疑兒子是被騙到了黑工廠或者被騙進了傳銷組織中。”為此他們曾徒步向南尋找到了安徽蕭縣境內,只因為“聽說那里可能有黑工廠。”但唯獨沒有想到兒子會溺亡在校外的小南湖里。

            當地警方經過十余天調查,排除了他殺的可能性,因為“在他出事的地方,沒有發現有其他人曾出現過”,而在對所有與張譽坤接觸過的同學和老師進行了詳細了解后,警方的結論則更傾向于意外溺亡,因為“找不到張譽坤自殺的動機或理由。”警方最終確定張譽坤死亡的時間是在2月28日3點左右,也就是說,在走出校門約一個小時后,張譽坤就不明原因地墜入了小南湖而死亡。

            據張譽坤的同學和室友講,張譽坤生前是學校武術協會的會員,“他的目標是練好‘鐵線拳’,就像電影《功夫》里演的那樣,所以他才會在胳膊上套鐵環訓練。”和他同為學校武協會員的師妹師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都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張譽坤生前的手機里保存著這樣一條信息,內容是:等明年的夏天我會傳一下(段)視頻給大家看看自已到底練的如何,現在就不獻丑了,連自已都挑得出一堆的毛病,還是得多練!時間是2013年的10月26日。他的多位同學都表示張譽坤平時訓練很刻苦,“他一般都是在晚上訓練,他是我們當中進步最快的一個。”

            或許正是這些背在身上用于訓練的負重“裝備”導致了張譽坤墜湖后就再也沒有浮上來,至于是怎么墜的湖,張譽坤的家人沒有從警方或學校處得到明確的答案。

            家屬質疑學校管理疏漏,安保形同虛設

            事實上,張譽坤的家人從趕到學校的那一刻起,就沒有停止過與學校進行各種交涉,13日之前是為了找兒子而交涉,13日之后則是為了“討個說法”。我把孩子送進學校,學校就自然承擔起了對他的監護權,我兒子的死,學校有推脫不掉的責任。”父親張富興認為,學校疏于對學生的管理才導致了悲劇的發生,“學生凌晨2點多出宿舍,宿舍樓管理人員無人過問,走出校門時也沒人阻攔或詢問原因,足見學校的安保形同虛設。”礦大南湖校區的受訪學生普遍反映,如果不是開車,學生或校外人員進出學?;緹o人過問。

            早在網上發布“尋人啟事”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3日的下午4點左右,記者在礦大校區內采訪時,事實上確如學生所言,進入學校大門和兩座教學樓,均未遇到任何盤問或阻攔,東門和北門各有數名保安,但都對校外人員的進入熟視無睹。

            張富興告訴記者,他趕到學校的第二天,就要求查看學校里的監控,一直沒有得到許可,后來他才知道,“那些監控多半都是壞了的。”采訪中也有不少學生告訴記者,張譽坤出事以前,學校里的監控少說有一半都是不能用的,“最近兩天學校才開始對那些壞了的監控進行修理或更換。”

            采訪中還有學生反映,學校的自行車被盜現象非常嚴重,她甚至用了“猖狂”一詞來形容。“如果是新自行車,基本上沒有超過兩天不丟失的,如果丟了,基本上也就不要抱找回的希望了。”

            張富興向記者表示,在確定兒子溺亡的消息后,他向學校提出了七點要求,第一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他們希望學校能正視校方自身在管理方面存在的問題,向社會承認錯誤并加以改正。

            張富興說他的要求并不過份,但學校的態度“冷得讓他們心寒。”學校給張富興的答復是,學校監控的好壞和管理上有沒有問題,與張譽坤的死亡沒有關系。

            有媒體報道稱,張譽坤失蹤后,學校加強了宿舍管理,“這是最新規定的,以前宿舍進出管理都很松,宿舍樓大門從不鎖,學生無論是深夜,還是凌晨,都可以隨時自由進出。”在該宿舍居住的一位學生說。

            張富興表示他和家人商量過了,愿意把“學校出于同情而給予的撫恤金”全部拿出來,捐贈給學校用于安裝和修理那些壞了的監控設備,以便學校有費用加強安全方面的管理。“我只是不希望發生在我兒子身上的悲劇再發生,更不愿意看到像我們這樣的學生家長經歷同樣的喪子之痛。”他說。

            校方避談學生溺亡事件

            “我們自已掏錢居住的小旅館外,幾乎24小時都有人在看著,名義上是照顧我們,實際上是在監視,看我們都跟什么人接觸,尤其不讓我們接觸媒體記者。”16日,記者在位于學校小南門附近的一家小旅館里見到張富興夫婦時,他們非常擔心采訪的事會讓學校知道,“我們真的很怕學校報復。”

            不僅如此,校方也在有意回避張譽坤校外溺亡事件,并通過輔導員和老師要求學生“不要在外人面前談論此事。”甚至連張譽坤生前最好的同學和朋友到殯儀館去看望死去的張譽坤,校方也阻攔。“學校知道他最好的哥們兒去看他,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催他們回去,不要去看。”張富興稱。

            16日下午,記者幾經周折聯系到負責處理該事件的礦大某負責人,該負責人先是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訪,后又回電稱將于晚些時候給予記者一份正式的官方情況說明,但截至發稿時,記者仍未等到校方給出的任何只言片語的說明。

            張富興夫婦表示,他們現在唯一還留在徐州的理由,就是要向校方討一個說法,“農村出個大學生真的不容易,我兒子是全村人的驕傲,如果就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我們無法向他九十多歲的爺爺交待,無法向族人交待。”張富興說


          上一篇:文法青協開展一起“3·15”之我心中的誠信
          下一篇:中國礦業大學文法學生會生活部開展3.15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