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wbr id="pfaxp"></wbr>
      <video id="pfaxp"></video>
      <center id="pfaxp"><form id="pfaxp"><th id="pfaxp"></th></form></center>
      <video id="pfaxp"></video>

      1. <nav id="pfaxp"><listing id="pfaxp"></listing></nav>

        1. 您好!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
          國內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煤礦新聞> 國內新聞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內蒙古烏金腐敗倒查20年觀察
          發布人:網絡    瀏覽:   發布時間: 2021-04-28   稿件來源:網絡

          內蒙古自治區是全國煤炭產量最大的省區。過去一段時間,煤炭行業一邊“高歌猛進”,一邊“野蠻生長”,逐漸淪為腐敗的溫床。

          烏金蒙垢,必須重拳出擊。從2020年2月起,內蒙古根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部署要求,開展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對涉煤腐敗倒查20年。

          今年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全國兩會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利用煤炭搞腐敗,狐貍尾巴遲早是要露出來的,露出來以后就打?!薄耙环矫鎸υ隽扛瘮詻Q零容忍,另一方面對存量腐敗只要揭露出來了也是零容忍。反腐敗永遠在路上?!?/p>

          查賬:翻個“底朝天”,近千人“因煤受處理”

          2020年2月,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組建40多個專項工作組,翻舊賬,查爛賬,向烏金腐敗開戰。

          “開展專項整治是黨中央交給內蒙古的重大政治任務,不是要不要干、能不能干的事,而是必須干成、必須干好的事?!弊灾螀^黨委書記石泰峰多次要求抓好責任落實。

          可是想在短期內撕開口子、挖出根子絕非易事。有的干部心存顧慮,貌合神離,當時負責查找問題的內蒙古自然資源廳副廳長王杰敷衍塞責,查出的問題不痛不癢,嚴重阻礙了專項整治深挖徹查。

          “既然他不積極,那我們就先查他?!眱让晒偶o委政策法規研究室副主任劉占波說,“不出所料,查出王杰利用職務之便為煤老板謀利,收受他人款物,還違規入股煤礦獲益?!?/p>

          倒查20年,劍指四方面的“毒瘤”:違規違法獲取、倒賣煤炭資源,違規違法配置煤炭資源,涉煤腐敗嚴重污染政治生態,煤炭資源領域問題擴散蔓延。

          探礦權、采礦權如何拿到手?股權交易背后有沒有貓膩?滅火煤如何變成腐敗煤?這些違紀違法行為,在程序上不會輕易留下破綻?!罢蛉绱?,查賬必須得像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地剝,像起土豆一樣一窩一窩地挖,辦案必須啃下硬骨頭?!眲⒄疾ㄕf。

          退休多年的鄂爾多斯市原煤炭局局長郭成信對倒查惶恐不安,但又心存僥幸,“畢竟很多事都披著合法外衣”。然而,違法勾當終究有跡可循。經查,郭成信身處煤炭監管崗位,卻以自己和他人名義在多家煤炭公司入股,案發時仍有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截至目前,全區紀檢監察機關累計受理涉煤問題線索3952件,立案694件982人,其中廳局級62人,縣處級223人;結案541件,給予黨紀政務處分702人,組織處理890人,移送司法機關101人。

          【記者手記】倒查談何容易。如果思想上有差距、認識上有誤區,其態度就不可能堅決,行動也不可能果敢。中央和自治區黨委一直沒有改變高壓態勢,不論職務高低、貢獻大小、退休與否,對涉煤腐敗“露頭就打”,舊賬才得以查得明明白白。

          算賬:一個都不放過,“三筆賬”都要交賬單   查賬是為更好地算賬。涉煤腐敗問題蔓延數十年,對政治生態、經濟生態、自然生態造成嚴重破壞,這些賬必須算清楚。

          春回大地,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境內的烏蘭木倫湖綠水盈盈。誰曾想到,這片風景如畫之地也曾遭腐敗魔爪染指。   2007年至2011年,一家能源公司向時任伊金霍洛旗旗長云衛東行賄數千萬元,打著“烏蘭木倫湖護岸工程”的幌子,盜采岸邊煤炭資源。經初步評估,盜采煤炭資源量巨大。

          據內蒙古能源局統計,專項整治中,查實1513個煤炭問題項目,已建立臺賬逐一整改。經評估,其中有445個造成國有資產損失,全區正在通過收回探礦權、收回股權、補交礦業權出讓收益等方法依法追繳損失。

          專項整治中,內蒙古不僅查處多位退休的高齡官員,還對一位去世官員立案,追回了一億多元損失,還有兩億元仍在追繳。內蒙古目前已累計追繳涉煤損失超400億元。

          煤炭領域長期成為腐敗重災區,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政府和市場邊界不清。內蒙古將專項整治重點放在了促進政府“有為”、市場“有效”。   2020年,內蒙古修改《關于全面實施煤炭資源市場化出讓的意見》,并印發相關文件規范煤炭資源配置,通過市場配置煤炭資源將最大限度地防堵涉煤腐敗。   內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劍說,內蒙古狠抓違規違法問題的同時,還支持合法合規企業生產。2020年全區煤炭產量超10億噸,與上年基本持平,能源供應得到保障。

          生態賬更要算明白。內蒙古全面梳理煤田(煤礦)火區采空區災害治理項目存在問題735個。目前各地正快馬加鞭地展開生態修復工作,所有完成采煤的礦坑全部要求回填復墾。

          【記者手記】倒查20年,時間跨度大、涉及層面廣、牽扯利益關系復雜,在官場造成很大震動。用辦案人員的話說,“有煤的地區、管煤的部門、涉煤的企業、配煤的項目幾無凈土”。算清這一筆筆賬,為的是凈化和修復政治生態、營造公平公正的經濟秩序、保護好自然資源。

          還賬:抓緊“打補丁”,擰緊“安全閥”

          本著欠什么還什么、缺什么補什么、沒什么立什么的態度,內蒙古專項整治工作既“向后轉”,又“向前看”,堅決防堵涉煤腐敗“增量問題”。

          通過對2000年以來在職和退休的公職人員進行全面排查,組織139萬余名公職人員填報《個人有關事項報告》,全區共有3413人報告從涉煤企業獲利,涉及金額75.71億元。為進一步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參與礦產資源開發行為,2020年內蒙古接連出新規、下決定,不斷厘清權力邊界。

          “煤炭領域的反腐釋放了明確的信號,一朝涉腐,終身可追責?!卞a林郭勒盟委副書記、盟長羅青說,開展專項整治是推進全面從嚴治黨的務實之舉。在全面從嚴治黨、從嚴治吏的問題上,必須利劍高懸、震懾常在。   推進懲治涉煤腐敗仍要持續走深走實,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決定常態化開展專項整治,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為各項事業發展提供堅強政治保證。

          【記者手記】倒查20年,不是把腐敗分子揪出來就萬事大吉,還要嚴查黨員干部的權力觀、政績觀、發展觀、群眾觀。通過倒查對公職人員形成警示教育,將規矩意識常存心中,通過“硬制度”和“軟約束”共同筑牢反腐敗大堤。


          上一篇:煤礦系統11人獲“大國工匠”稱號
          下一篇:金融機構赴晉 青睞煤企新貌